金拉霸有试过爆分的吗

  • 服務熱線

    024-31070491

  • 電子郵箱

    [email protected]

  • 工作時間

    周一至周五(8:30-17:00)

行政案例

首頁 > 迅馳案例 > 行政案例

沈陽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與徐振中、趙玉斌、單平、徐一恒原審第三人中國平安人壽保險公司遼寧分公司不予認定工傷糾紛案

遼寧省沈陽市中級人民法院

行 政 判 決 書

(2017)遼01行終1186號

上訴人(原審被告):沈陽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住所地沈陽市沈河區北京街16號。

法定代表人:徐鳳翔,該局局長。

委托代理人:楊雪,女,該局工作人員。

委托代理人:汪振東,男,該局工作人員。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徐振中,男,漢族,1945年9月13日出生,住沈陽市鐵西區。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趙玉斌,女,漢族,1950年5月6日出生,住沈陽市鐵西區。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單平,女,滿族,1984年9月17日出生,住沈陽市鐵西區。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徐一恒,男,滿族,2015年3月27日出生,法定監護人單平,住沈陽市鐵西區。

上述四被上訴人委托代理人:吳濤、高宇,遼寧迅馳律師事務所律師。

原審第三人:中國平安人壽保險公司遼寧分公司,住所地沈陽市皇姑區北陵大街21號。

負責人:廖志堅,該分公司總經理。

委托代理人:陳曉陽,女,該分公司法律合規部法律合規室工作人員。

委托代理人:張海明,男,該分公司法律合規部法律合規室工作人員。

上訴人沈陽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與被上訴人徐振中、趙玉斌、單平、徐一恒,原審第三人中國平安人壽保險公司遼寧分公司不予認定工傷一案,上訴人不服沈陽市皇姑區人民法院(2017)遼0105行初102號行政判決,向本院提出上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審理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審查明:四位原告徐振中、趙玉斌、單平、徐一恒分別是死者徐某某的父親、母親、妻子、兒子。徐某某生前是第三人中國平安人壽保險公司遼寧分公司鐵嶺中心支公司總經理,公司為其安排了宿舍。2016年11月5日18時20分許,徐某某在組織公司產品說明會時出現胸部不適狀態,活動結束后徐某某回到宿舍繼續工作,因身體痛苦未減輕,經司機陪同至鐵嶺市中心醫院120急救中心就診,于當日23時27分因搶救無效死亡。2016年12月7日第三人向被告申請工傷認定,被告認為徐某某的死亡不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五條第一項應當認定為工傷的規定,于2017年2月3日作出被訴不予認定工傷決定。原告不服,訴至本院。

原審認為:根據《工傷保險條例》第五條“縣級以上地方各級人民政府社會保險行政部門負責本行政區域內的工傷保險工作。”的規定,被告具有作出被訴行政行為的法定職權。根據《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五條第(一)項:“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突發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時之內經搶救無效死亡的,視同工傷”的規定,徐某某在工作時間、工作崗位出現身體不適,屬于在工作時間、工作崗位突發疾病,后經司機由單位安排的宿舍送往醫院,于當日經搶救無效死亡,符合認定工傷或者視同工傷的情形。被告作出不予認定工傷的決定,不當。故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七十條(二)項的規定,判決如下:一、撤銷被告沈陽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于2017年2月3日作出的[2017]第2號不予認定工傷決定書。二、被告沈陽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在本判決生效后六十日內重新作出工傷認定決定。本案訴訟費50元,由被告承擔。

沈陽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上訴稱,一、徐某某從宿舍送醫院搶救無效死亡,不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五條第一項,不應認定工傷。2016年11月5日,徐某某在公司舉行產品說明會,為產品說明會致辭、抽獎,并與客戶合影留念,期間已感到身體不適。后經司機陪同至鐵嶺市中心醫院120急救中心就診,因搶救無效去世。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關于執行〈工傷保險條例〉若干問題的意見(二)》第五條規定:職工因工作原因駐外,有固定的住所、有明確的作息時間,工傷認定時按照在駐在地當地正常工作的情形處理。徐某某在鐵嶺工作,符合第五條情形,其宿舍不能視為工作場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給國務院法制辦的函規定:建議對條例第十五條第(一)項視同工亡的理解和適用,應當嚴格按照工作時間、工作崗位、突發疾病、徑直送醫院搶救等四要件并重,具有同時性、連貫性來掌握,具體情形主要包括:(一)職工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突發疾病當場死亡;(二)職工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突發疾病,且情況緊急,直接送醫院或經醫療機構當場搶救并在48小時內死亡等。至于其他情形,如雖在工作時間、工作崗位發病或自感不適,但未送醫院搶救而是回家休息,48小時內死亡的,不應視同工亡。因此徐某某不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五條第一項的規定,不予認定為工傷(亡)。二、我局作出的不予工傷認定決定書符合法律規定。我局按照《工傷保險條例》的相關規定,依法作出了不予認定工傷決定書,事實清楚,證據充分,適用政策得當,程序合法。請求二審法院依法改判,判令被上訴人承擔一二審訴訟費用。

徐振中、趙玉斌、單平、徐一恒答辯稱,原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

原審第三人答辯稱,原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證據明確,適用法律正確,請求維持。

被告向原審法院提供了如下證據:1、工傷認定補正材料,證明要求申請人提供相關材料;2、工傷認定申請材料清單,證明提出工傷認定申請;3、工傷認定申請表、身份證復印件、戶口簿、結婚證復印件,證明提出申請及申請人、被申請人身份;4、營業執照復印件,證明企業資格;5、勞動合同,證明勞動關系;6、工傷事故報告,證明事故發生經過;7、死亡證明,證明死亡時間、死因;8、證人證言及身份證復印件,證明事故發生當天情況;9、病歷材料,證明搶救情況;10、產品說明會介紹、簽到表、現場照片,證明當天說明會現場情況;11、調查筆錄,證明事故發生當天情況;12,不予認定工傷決定書及送達回證,證明作出決定并進行送達。

原告向原審法院提供了如下證據:1、徐某某身份證復印件、中國平安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勞動合同、居民死亡醫學證明(推斷)書,證明中國平安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遼寧分公司于2015年11月1日與徐某某簽訂無固定期限勞動合同,徐某某系其公司員工,且證明徐某某2016年11月5日于鐵嶺市中心醫院去世;2、沈陽市人社局不予認定工傷決定書,證明沈陽市人社局于2017年2月3日作出不予認定工傷決定書;3、徐某某事件過程、2016年11月4日西豐產說會微信、徐某某2016年11月5日發送的工作郵件記錄、徐某某2016年11月5日工作現場照片、徐某某2016年11月5日與司機郭某通話記錄及當晚發送工作微信記錄、郭某情況說明、陳立亮情況說明、郝作為情況說明、馬某某情況說明,證明徐某某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五條第一款視同工傷的認定情形,符合在工作時間和工作崗位,突發疾病在48小時之內經搶救無效死亡的情形。

第三人未向原審法院提交證據。

上述證據已隨卷宗移送本院。

經庭審質證,原審法院對證據作如下確認:對被告提交的1-11號證,因原告、第三人均無異議,且能證明用以證明的問題,予以采信;12號證中的不予認定工傷決定書系本案的審查客體,不予質證;送達回證能證明被告進行送達。對原告提交的1號證,因被告、第三人均無異議,且能證明用以證明的問題,予以采信。2號證系本案的審查客體,不予質證。3號證可證明原告要證明的問題。經審查,本院認為,原審法院對證據的認證正確,本院予以確認。

本院二審查明的事實與原審法院認定的事實一致。

本院認為,根據《工傷保險條例》第五條“縣級以上地方各級人民政府社會保險行政部門負責本行政區域內的工傷保險工作。”的規定,上訴人作為沈陽市社會保險行政部門具有進行工傷認定的法定職權。

本案中,徐某某在組織公司產品說明會過程中既已出現身體不適,但其仍堅持完成產品說明會,會后回到單位安排的宿舍中仍在繼續安排相關工作,但身體不適情況仍未減輕,后由單位為其安排的司機送往醫院,經搶救無效死亡。其間徐某某的工作地點雖發生變化,但其始終處于工作狀態,且其病情亦屬于連續發展狀態,綜上,本院認為,徐某某的情況符合《工傷保險條例》第十五條第(一)項視同工傷的情況,上訴人作出的不予認定工傷決定缺乏法律依據,原審法院判決撤銷該不予認定工傷決定并無不當,本院予以維持。

綜上,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八十九條第一款(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50元,由上訴人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長  王繼東

審判員  周璽聯

審判員  杜 娟
 
 

二〇一七年十一月三十日

書記員  張 舒

本案判決所依據的相關法律

《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八十九條:人民法院審理上訴案件,按照下列情形,分別處理:

(一)原判決、裁定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法規正確的,判決或者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決、裁定;

(二)原判決、裁定認定事實錯誤或者適用法律、法規錯誤的,依法改判、撤銷或者變更;

(三)原判決認定基本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的,發回原審人民法院重審,或者查清事實后改判;

(四)原判決遺漏當事人或者違法缺席判決等嚴重違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銷原判決,發回原審人民法院重審。

原審人民法院對發回重審的案件作出判決后,當事人提起上訴的,第二審人民法院不得再次發回重審。

人民法院審理上訴案件,需要改變原審判決的,應當同時對被訴行政行為作出判決。


金拉霸有试过爆分的吗
頂部咨詢微信二維碼底部
掃描二維碼關注更多精彩內容